中安在线讯 据合肥晚报报道,如果学生时代偶尔吹过几回笛子忽略不计,65岁的中学语文高级教师鲁守贵可以说基本上没有接触过任何乐器。退休后从老家无为来到合肥,鲁守贵开始学习乐器,没想到却一发而不可收,短短四五年时间,竟然笛子、二胡、中阮等多种乐器样样拿得出手。玩乐器原本只是退休后为自己寻找乐趣,没成想却越来越着迷,成为老年艺术团里的多面手。

  退休再做学生

  教了一辈子语文,鲁守贵更擅长的是吟诗作对,与乐器结缘,是因为退休后空闲时间太多了。想起读书时曾经吹过笛子,鲁守贵便决定从笛子入门,给自己寻找些乐趣。

  从城隍庙花10元钱买了一支笛子,鲁守贵慕名找到笛子老师李昆,李昆笑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这个哪行?”鲁守贵也笑了,自己这个门外汉还真是名副其实。3000多元买了一套笛子,鲁守贵退休后重新做学生,认真向李昆学习笛子演奏。加入红莲艺术团后,团里笛子吹得好的都成了鲁守贵的老师,汲取各家所长,鲁守贵在学习中收获了技艺,也得到了精神上的愉悦。

  学习多种乐器

  那天排练,鲁守贵发现了团友手里一个“新奇”的乐器,独特的葫芦造型,优美的音色,强烈地吸引着鲁守贵,他萌发了学习兴趣。

  葫芦丝演奏与笛子有相通之处,鲁守贵很快就入门并初步掌握了吹奏技艺。在团友的鼓励下,懂乐理的鲁守贵闲时又开始学习二胡演奏。看别人拉起来很轻松,到自己手里却不是那么回事,于是,鲁守贵把空余时间都花在了二胡上,终于学成出师。会易精难,本想在二胡上继续努力提高技艺,乐团负责人找到鲁守贵,乐队中阮太少,希望他能再学习中阮,充实一下力量。

  鲁守贵犹豫了,虽然自己精于笛子演奏,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气息渐渐跟不上是肯定的,换乐器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可毕竟自己已经60多岁了,再学新乐器能行吗?得到“和二胡差不多”的答案后,鲁守贵1000多元买了一把中阮,集中精力练习。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不到,鲁守贵的中阮已能独当一面,他高兴了:“只要耳朵好,手不抖,演奏到80岁都没问题。”

  除此之外,电子琴鲁守贵也有涉猎,加上“蹭”双胞胎孙女的钢琴、古筝课,鲁守贵会的乐器达七种之多,这让他成了莲花社区红莲园居委会辖区里的“高人”。大伙说他一人能撑起一个乐队,鲁守贵想的却非常简单,多会几种乐器,演出时万一哪位团友有事,自己可以“随时顶上去”。

  (刘维梅合肥晚报ZAKER合肥记者洪欣)

  来源:合肥晚报

  (责任编辑 牛丹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