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讯 1月9日,表演老师卢野在微博发布长文谈电视剧《剑王朝》收官,他回忆了自己眼中的李现,直言初见李现时他阳光、笃定且有上进心,并表示李现进组后也有很好的人缘,对剧本和台词准备足够充分,有涵养、爱电影、冷幽默、知深浅、明是非,是一个好合作的艺人,“像极了一个大大咧咧乐天派的大一入学新生。”他赞扬李现能够大胆尝试并完成武戏,能做到吃苦耐劳。

  此外,卢野也谈及了李现在剧中关于服装和刘海的争议,表示“发型发饰还都是有历史依据和年代考量的,符合那个年代市井少年的人物造型感。李现同学认为只要可以帮到人物,符合人物,他一定尊重主创们的判断和选择。”而对于剧中丁宁的笑与眼泪,卢野直言,李现通过找准人物内心,将表演细节慢慢呈现和调整出来,“我对这部分的表演,是非常满意的。”

  卢野原文:

  《剑王朝》收官

  淡淡回忆下,我眼中的演员李现。

  1。初见李现:阳光、笃定、上进心

  剑王朝开拍前的两个月,与李现在上海第一次见面。

  在聊剧本之前,我问他为什么找表演指导,他表述到,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古装武侠的题材,他希望自己的表演可以突破现阶段的一些瓶颈,也希望有人可以帮助他校正画面里的状态和呈现,所以需要表演指导来帮助他成长和提高;剧本层面,剑王朝这部剧,本身讲述的就是以剑来说话的一个时代,很多戏份都是文武结合,从剧本文字描述中,就可以看出实拍的难度;角色层面,丁宁一角,是梁惊梦的“重生”体,如何找准丁宁的“主性格”和人物命运的“主目标”都是有难度的。李现希望我可以帮他共同分析剧本,分析人物。在开机后,持续修正和校准他与角色的距离,以便相对准确的呈现和诠释。

  那个阶段我刚看过河神不久,对他的呈现,我认为是不错的,但李现的回答很真诚,也很谦虚。

  大量的动作戏,对李现来说是既新鲜又陌生,也是很大的挑战,毕竟之前没有接触到这样的角色,他也希望自己能在这样一个类型的剧中,可以有一个合格的演绎,让观众和粉丝可以记住他塑造的丁宁。虽然这部剧不是同期声,李现还是希望在台词上也可以有所突破,寻找到更贴合人物的语言状态。

  我们顺利的达成了新剧表演呈现方向的共识。也在后续的准备阶段完成了对剧本和角色的深度分析和解读。交谈中,我感受到他对这部剧重视,和他认真的态度,更重要的是我感受到了,一个演员的上进心。

  2。进组后的好人缘,李现同学

  开机第一天,第一镜。

  李现的马车就出现了事故,由于马匹失控,整个马车落到土沟里。现场一大帮人员跑去拍摄区域,我也是其中一个。当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到达案发现场时,李现同学已经艰难爬出车外了,一众工作人员担心的看着他,他只是说道:没事没事,没受伤,有点恐怖,我第一时间保住了脸,哈哈哈,确实挺刺激的……我平复一下接着拍,散了吧。

  李现的状态,让现场情绪紧绷的工作人员们,一下放松下来,在大家眼中,这一定是个好合作的艺人。

  在我眼里,他像极了一个大大咧咧乐天派的大一入学新生。

  3。关于服装和刘海

  关于服装和造型,其实,第一次试妆造型出来之后,我自己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不帅,土。衣服的布料缺乏质感,而且这个小刘海儿,让我在心中对比小河神的造型后,也是很难欣然接受。李现同学从内心来说,也有些难以接受,他的评价是:像极了流氓兔头顶上的皮揣子,但是棍儿断了……因为确实有点歪。在与服装和造型老师沟通后,包括导演的反馈,发型发饰还都是有历史依据和年代考量的,符合那个年代市井少年的人物造型感。李现同学认为只要可以帮到人物,符合人物,他一定尊重主创们的判断和选择。

  如今伴随着观剧,小刘海儿我竟然也慢慢看习惯了。

  当时大家最满意的,还是后期的白发造型,毕竟一眼望去,大家都在频频点头。其实在拍摄的时候,丁宁初期的刘海造型造成了很多干扰。因为大量的打戏会伴随着不同感觉的“风”,当风枪、风炮机、风扇陆续登场的时候,刘海儿就开始不断变化莫测了。不喷发胶,可能风枪一吹,在脸上就横七竖八。如果梳妆调整,又很难接戏。如果发胶喷多也不行,那样会造成在“飓风”中,刘海儿纹丝不动……所以李现同学也是在和各部门精诚团结的配合,找到了相对合适的,喷发胶的量。然而新的课题又出现了,雨戏加打戏一起来,刘海儿就只能在拍摄间隙,不断去重新吹一下、修一下、再打湿一下…………其实,“刘海”挺“事儿”的。

  4。武戏,吃苦耐劳。

  大部分时间,李现都在自己完成动作,超出能力范围内的也时常会要求自己先试试,但凡动作导演觉得有些样子了,他就会继续尝试。从我的视角看李现,他像“海绵”一样,总是不断的吸收,释放,但我更多的时候,担心他做动作受伤。

  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开机后的前几日,拍摄丁宁开场与宋神书的动作戏,接连几天他都是吊在威亚上,没任何抱怨。

  作为演员,他的努力也给了动作导演信心。

  5。丁宁的笑

  关于笑的处理。由于丁宁这个人物所承载的人物命运非常复杂,所以在初期探讨剧本和寻找人物方向的时候,我和李现达成的共识是,不刻意的去演沉重,也不刻意的去演复杂性,只要找准了丁宁在“人前”和“人后”的状态变化,以及不同阶段、不同情境、不同的人物关系中的表演呈现,应该就可以把丁宁这一世的处世态度和心理状态呈现出来。

  丁宁不同的笑,在拍摄过程中,潜移默化的形成了一种丁宁身上特有的变化,在主性格的基础上,伺机调整。比如,在与小姨相处时,当长孙浅雪针锋相对,想在丁宁身上求证些什么的时候,丁宁就会或装傻充愣,或没心没肺的用笑化解——因为丁宁深知浅雪复仇的执念,复仇本身就已经很痛苦了,丁宁时常“不太正经”的坏笑,也是对浅雪的一种调剂;又如,遭遇死皮赖脸,玩世不恭的谢长胜,丁宁更多是无语和无奈的笑;再如,丁宁和师傅在一起的时候,偶尔会开开玩笑,因为师父本身就是一个老顽童的性格,师父对自己颇为关爱,丁宁能做的,除了武功精进,更多的是哄他和逗他开心。另外还有化解危机的笑,在丁宁初见蘅王后,虽然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愤怒和杀念,但还是失礼失仪险些露出马脚,丁宁用市井少年装傻充愣的笑,暗暗化解掉了危机……当然,这些对笑的处理,并不是提前刻意考虑,或者故意设计的,而是伴随着李现找准人物内心后,慢慢呈现和调整出来的表演细节。

  丁宁,作为有两世记忆的人,他既是新生,又是重生,就好像人活了两世会更成熟一样。丁宁是复杂的,但更多的时候,他是在寻找一种可以简单有效的,甚至是直接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化解危机。这个复杂性,我觉得李现做到了。

  6。丁宁的眼泪

  丁宁得到王后的赏赐后,第一次在小姨面前流泪。李现的表演呈现是克制的,即使流泪也不直面小姨,因为丁宁人物内心不相信,也不愿相信,小姨对自己没有真情,小姨只是恨之切才会出言冰冷。

  薛洞主仙逝,丁宁目睹恩师被袭,却无力营救。直到结束与孙醒的打斗后,才奔到师傅身边。这段表演,李现在现场尝试了两三种人物状态,最后选择了隐忍的方式,因为师傅不允许他流泪。当然流泪释放的版本也有呈现,最终导演也选择留下了隐忍的表演。

  丁定找回梁惊梦的全部回忆后,当再次与徒弟夜策冷在梧桐落酒铺相遇,丁宁深知夜策冷对梁惊梦的真情,也知道她去营救林煮酒凶多吉少。这段表演,李现呈现了收敛和克制的表演方式,当夜策冷离开后,丁宁的眼中饱含泪水而不落。

  剧情最后部分,丁宁终以梁惊梦的身份再次与蘅王及王后对峙,面对曾经的兄弟和曾经的爱人,内心是颇为复杂的。此种情境对任何演员来说都是比较难把握的,就像一千个人心中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李现的呈现同样是他自己心中的梁惊梦,是那一刻的深度体验后的表达。我对这部分的表演,是非常满意的。

  简单说说戏外的李现

  1。阳光大男孩,

  2。剧本和台词总是准备的足够充分,进到拍摄现场基本不需要再看剧本。

  3。总是希望我发现和指出他的不足。

  4。开朗好合作的艺人。

  5。有涵养,爱电影,冷幽默。知深浅,明是非。

  (责任编辑 吴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