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岁的合肥小伙刘名(化名)经医院诊断确定,患有一定的精神疾病。不过,他认为这是因为此前工作的单位将他开除,造成他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继而引发了精神疾病。因此,他将原单位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近日,合肥市中院作出了终审判决。

  刘名诉称,自2014年起,他就在庐江某某玩具公司上班。其间没有不良记录,也没有任何精神疾病的表现。2016年,他在上班期间遭到该玩具公司管理人员故意刁难,双方发生纠纷后他受伤。然而,玩具公司并未做公正处理,反将他开除。

  刘名称,此后他进行了漫长的劳动仲裁之路,受到了很大的精神压力,继而出现精神问题。刘名认为,玩具公司的过错行为是导致他产生精神疾病的诱因,理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因此,他将玩具公司起诉至庐江县法院,要求玩具公司赔偿其医药费2万余元。

  据了解,2017年3月,刘名在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就诊,诊断为精神轻度发育迟滞,显著的行为缺陷,需要加以关注或治疗。对此,玩具公司辩称,刘名本身就患有精神轻度发育迟滞,其精神疾病与玩具公司将其辞退间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

  据悉,2017年11月,针对双方劳动纠纷,双方经庐江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调解,达成调解协议,刘名与玩具公司解除劳动关系;玩具公司支付刘名各项经济补偿共计17000元。

  [说法]

  没有明确证据证明

  患病与公司行为有关

  对于此事,合肥市中院二审认为,玩具公司于2016年因故辞退刘名,依据一般常理,并不会造成刘名此后产生精神疾病的后果。刘名说其上班期间遭受玩具公司管理人员的故意刁难,并无证据证明。而刘名入院记录载明“刘名自幼智力差,性格孤僻,1年前无明显诱因下渐出现无故烦躁……”。由此可知,刘名源于自身的状况和情绪,与人沟通困难,在长期未得到他人有效帮助的情况下,慢慢产生情绪失控,进而产生精神疾病,其精神疾病的产生是一个长期缓慢加重的过程,而非一事一物足以导致。

  此外,刘名也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精神疾病是由玩具公司的过错行为导致。据此,一审二审法院均驳回了刘名的诉请。

  (责任编辑  沈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