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报讯 合肥市酒精成瘾医学研究中心日前正式成立并挂靠安徽省精神卫生中心(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这也是全省首个酒精成瘾医学研究中心。研究中心成立后,将研究酒精滥用与酒精成瘾的预防、诊疗和康复问题。

  故事 “老酒鬼”吓跑女儿几个男友

  55岁的老吴是来合肥四院物质依赖科戒酒的常客。但医生发现,每次家属探视,总是只有老吴20多岁的女儿前来。

  原来,老吴很多年前就离婚了,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也许是生活艰辛,老吴只有借酒浇愁,慢慢酒量越来越大,清早起来就要找酒喝,女儿不让他喝,他就在家发脾气。

  老吴的女儿长得挺清秀,人也和气。有天医生和她聊起老吴的情况,顺嘴问了句,丫头怎么还没结婚啊?老吴的女儿说,其实自己谈过几个男朋友,可每次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男友一看到她父亲的样子就……

  之后的一次患者健康教育分享会上,医生分享了这个故事。分享会结束后,老吴拉住医生问:“你刚才说的是不是我女儿?”

  得到医生肯定的答复后,老吴陷入了良久的沉默。随后,医生发现老吴非常配合治疗,而那次出院后,老吴再也没有来住过院。

  趋势 酒精依赖者趋向年轻

  物质依赖科主任庞良俊认为,酒精依赖的群体这些年正在发生变化。最开始,酒精依赖者多是重体力劳动者,如今,酒精依赖者年轻化趋势日趋明显,物质依赖科收治的最年轻的患者只有19岁。

  “年轻人在酒吧、KTV聚会,会出现‘买醉’‘狂饮’,即在短时间内喝掉大量的酒,这也会在一两年内导致酒精成瘾;而在过去,那些‘老酒鬼’要花一二十年才能达到的。”庞良俊说。

  建议 戒酒别等到“晚期”

  物质依赖科自2015年成立以来,年收治病人数逐年升高,2017年全年收治患者574人次,其中外埠患者379人次,占总患者人数的66.03%。患者不仅分布省内各地,更涉及周边河南、浙江、福建、江苏、广东、湖北等省份,甚至有来自吉林的患者前来就诊。

  合肥市酒精成瘾医学研究中心日前正式成立并挂靠合肥四院,这也是全省首个酒精成瘾医学研究中心。研究中心成立后,将研究酒精滥用与酒精成瘾的预防、诊疗和康复问题。结合实际,制订科学合理、切实可行的研究计划,拟定相关质量控制指标与评估体系,建立全病程治疗临床实践标准。

  “有些人一开始是低风险饮酒(将饮酒量和饮酒模式限制在对个人和他人不造成伤害的程度),但如果越喝越多,或是喝醉后恢复的时间越来越长,也要引起重视。”

  晨报记者 陈家静

  (责任编辑:吴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