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2月,合肥地铁2号线正式开通运营。至此,合肥轨道交通第一轮近期建设规划顺利完成,合肥轨道1、2号线“十”字形线路骨架基本形成,轨道交通走进了“换乘时代”。政协委员罗杰认为,地铁已成为合肥人生活的一部分,地铁文化建设也应提标扩面。

  “合肥地铁文化,已经有了一定特色。”罗杰调研发现,在建成的47个站点中,有7个站点融入廉政文化、慈孝文化、中医药文化等。例如,在包公园站,呈现出包公文化和廉政文化;在三孝口站,这里可读懂“百善孝为先”;在大蜀山站,抬头可见“玉兰花瓣”;四牌楼站的“百褶裙”则衬托出商业中心的兴旺发达……不仅如此,合肥地铁建设还格外重视历史文物保护。在修建地铁之初,如何有效地进行保护和开发,并避免造成影响和破坏,都经过充分的规划和考虑。罗杰介绍说,合肥地铁1号线经过包公园,因此,在规划建设包公园站的时候,参考了包公园的保护范围。

  罗杰建议,应当制定出与地铁文化建设相配套的各种管理制度和法律法规,来保证各项建设能落到实处。例如,在进行设计时,需要把整条地铁线路的文化建设特色通盘考虑进去。从文化特色体现的层面来看,是要考虑不同线路之间在设计上的承接性和连续性。地铁文化的设计和建设需要具备高瞻远瞩的视野,要给未来的文化发展留下足够的发挥空间。

  “从全球来看,各国的地铁都色彩鲜明地突出了地域文化特色。合肥地铁的文化建设,也要有自己的文化之魂。”罗杰说,地铁应该成为向国内外展示合肥文化的窗口和舞台,成为传播安徽特色文化的桥梁。

  (责任编辑  王化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