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消息 日前,市民温良(化名)通过本报新闻热线3838110反映,他和老伴从江北来到芜湖市区生活有一年多了,老伴一段时间以来几乎每天去赭山公园听戏,每个月要给公园戏班打赏2千多元,家庭经济有些负担不起。对此,他颇有怨言,认为公园戏班得有人管管,不能这样鼓动老人家如此消费影响生活。

  此外,包括温良在内的一些市民还认为,以盈利为目的的演出干扰了赭山公园本应该有的宁静环境,下跪讨钱甚至表演中存在的不健康内容会误导市民对文化娱乐的追求,也对公园和城市形象有所抹黑。

  老人听戏“打赏”让家用超支翻倍

  温良告诉记者,他和老伴一年多前从无为来到芜湖市区生活,帮着带带孙子做做家务活。来到市区后少了许多认识的人,他和老伴就觉得有些孤单。由于离赭山公园不远,他和老伴有空就去公园转转。后来他们发现公园内有几个小戏班,唱的是庐剧,就是芜湖人常说的倒七戏或者小倒戏。

  温良对此不是很着迷,偶尔听听,不知为何老伴竟然听上瘾了,几乎每天都去,还几乎每次都打赏,少则20元,多则50元甚至100元。温良说,本来家里日常开支每月2000余元就够了,这几个月竟然超过了4000元,原因就是老伴把一部分钱花在听戏上了。

  他说,赭山公园内多个小戏班唱的是庐剧,听戏的也基本是老家在江北的观众,他们在芜湖生活了很多年,或者到芜湖不久,但他们心里对老家都很挂念,一听到赭山公园内天天有人唱家乡戏,便自然而然集中到这里,既能听戏也能和许多老乡在一起共叙乡情,比起待在家里要快乐许多。

  除了温良外,还有市民反映,赭山公园内戏班的存在,极大影响了公园内本应该有的安宁的环境,虽然是公共场所可以自娱自乐,但对于不喜欢听戏的市民来说就是一种干扰,这些市民也有享受公园宁静的权益。让一些市民还不舒服的是,这些戏班演员往往会通过下跪哭诉式的方式来向观众要钱,“我认为这不是健康向上的民间文化,即使文化艺术需要市场来认可,但也不会是这样没有尊严的乞讨方式,对我们赭山公园甚至对我们芜湖的形象太伤害了”。

  戏班演员跪讨“打赏”声称不足额不能站

  12月3日13时半左右,记者来到赭山公园。从东大门进去,从不远的小游乐场开始就能听到操琴响板的动静,还有咿咿呀呀的唱腔。在这附近的一个小广场上,记者注意到一位戏装女子跪在地上,如温良和市民所言,身前摆放了一个竹匾内的盘状物,里面有多张一百元,还有一些面额为50元、20元、10元不等的钞票。女子悲悲戚戚地唱着。旁边一个老人告诉记者,她意思是演出为了生活,希望大家捧捧场多少给一点,如果不能凑得1000元整数,今天就不能站起来。就在这时,一个男子往竹匾里塞了两张百元钞票,然后就走了。老人告诉记者,这肯定是托,哪有给了钱就跑走的。不过,还是有些老人坐不住了,跟着上去给钱。戏班里的演员也立马客气起来,给场子周边的老人递烟,往茶杯里续水。

  记者又从公园主干道走到靠近西门公厕附近,注意到有5个戏班在演出,大致套路差不多,先是有人跪在要钱,看钱收的差不多了,便开始唱戏。有常到公园看戏的市民告诉记者,唱一会儿到中场后他们将再讨一会钱。有些老人就像上瘾了一样,甚至几次用大额钞票打赏,听着别人奉承话,还觉得美滋滋的。

  园林管理部门表示尽快核查处理

  对此,记者在一位身穿制服的保安带领下,到了赭山公园管理办公室。该园安保队李队长告诉记者,对于这些戏班,他们也很无奈。他们曾取缔过,但架不住许多老年朋友的要求,只好默许了。他表示,园方从来没有收过这些戏班的钱,包括保洁工人也没有。

  12月4日,记者就此与文化管理部门取得联系,有关负责人表示,他们也一直在考虑如何处理赭山公园内戏班活动的事,他表示,让他们为难的是,这些戏班没有证照,以市民自娱自乐的方式打着擦边球,如果指控他们是经营性行为,他们会说是市民自愿赞助,根治难。

  记者为此又和市园林管理部门取得联系,有关负责人表示,会尽快核查作出相应处理。

  (责任编辑 陈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