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报讯 “开门做生意,员工不好请”。今年3月,吴先生在马鞍山市和县做生意遇到困难,想要“开源”设立足浴部时,遭遇员工难请的尴尬。此后,他通过合肥一家公司介绍了8名员工。然而,他们到单位报到后不到一天全“跑路”。9月6日,吴先生称,他遭遇这家公司的骗局,花费4万余元,现在人财两空。

  欲花钱签约解决“招工难”

  吴先生是江苏丹阳人,2011年来到和县开了一家2000余平方的澡堂。“从去年开始,生意下滑厉害,亏损严重。”吴先生告诉记者,在无奈之下,决定在澡堂内设置足浴部,拓展服务内容。

  今年3月,他在网络上寻找“足浴技师”的信息,最终在合肥一家名为合肥皖歆足韵养生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合肥皖歆)发现需要的信息,沟通后于3月14日来到合肥,找到这家公司,通过商业谈判后,确定了相关的合作关系。

  “按照5000元/人的标准,这个公司给我介绍一个团队,2年内如果有技师离开,公司会补充新的人员。”吴先生告诉记者,足浴技师属于较为专业的工种,有专门的公司介绍团队,他们就花钱省事。

  “签约”员工过手就“跑路”

  谈妥细节后,吴先生与对方公司负责人周某签订了《介绍服务人员合同书》,规定按照4000元/人的培训费+介绍费,收取吴先生4万元,合肥皖歆提供8名技师和一名管理人员给吴先生使用。

  3月29日,吴先生称这9人刚刚住下一夜后,便全部拎着箱子要离开。“我大堂经理不让他们走,他们就准备报警说我非法拘禁。”在此过程中,吴先生多次与周某沟通协商。

  4月初,合肥皖歆又为对方找来3名技师“临时顶用”,但是次日上午他们全部离开。此后,吴先生多次与对方沟通,但是一直未得到满意答复。“如果说他们在这里干活不顺,或者存在难以协调的问题,可以跟我协商,但是他们连水都没沾过,就不愿意干活,然后说责任在我,这不是诈骗么?”吴先生质疑。

  介绍员工“跑路”归谁管?

  9月6日,记者从瑶海区警方获悉,他们确实接到吴先生的报警,但是双方签订了合同,也有合同的履行要件,因此建议双方通过民事诉讼来解决。

  记者从瑶海区人社局获悉,关于人力中介的行为,中介方应当提供《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因此该公司若未拥有人力资源服务行业的许可,其相关合同真实性、合法性存疑。

  记者从工商系统网站查询,合肥皖歆的法人代表为赵某,注册资本100万元,注册范围包括保健用品研发及销售;足浴保健项目信息咨询;推拿按摩项目信息咨询(以上凡涉及许可的项目均凭许可证件经营),其中并未涉及到人力资源中介。9月6日,记者致电其登记的法人代表赵某电话,对方称“不是公司的,你打错了”。

  因此,吴先生若强制扣留上述员工,则涉嫌非法拘禁;其若通过相关渠道申诉,其签订的合同似乎存在诸多问题。

  ■新闻链接

  该公司曾以同样“套路”坑人

  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发现,吴先生并不是首个在合肥皖歆“栽跟头”的个体户。2015年,合肥市中院就曾接到类似案件,福建人林某通过合肥皖歆介绍10名技师,签订合约付款3.5万元,9名技师被林某接到福建后,于次日离开足浴店返回合肥,因此林某将合肥皖歆告上法庭。

  瑶海区法院一审认为,皖歆公司履行的义务不符合合同的要求,导致林某没有达到合同目的,皖歆公司应将收取的35000元返还林某。

  合肥皖歆以“双方当事人之间仅为一次性业务介绍关系,不是加盟合作关系,皖歆公司已按合同约定履行了介绍服务人员及管理人员的义务,人员流失系因林某的原因所致”提起上诉。不过被合肥市中院驳回,维持原判。

  此后,林某就上诉终审结果向瑶海区法院提起执行申请。但是,林某未能提供合肥皖歆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法院依法调查也未查找到合肥皖歆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因此终结当次执行程序,林某如发现合肥皖歆有可供执行财产时即再次申请执行,再次申请不受申请执行时效期间的限制。

  2015年6月30日,合肥皖歆足韵养生管理有限公司被列入“老赖”名单。

  晨报记者 王刚

  (责任编辑:缪文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