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资料图

  母亲和哥哥智力有缺陷,父亲病逝,留下当时只有18岁的他独自撑起家;为照顾母亲,他带着她上学;拒绝南京的工作,只因担心妈妈没人照顾……

  界首市这个95后男孩,经历了比平常人更多的风雨。如今,他已报名参军,母亲也由好心人出资安置,终于苦尽甘来。

  爸爸病逝

  剩下他和患病的妈妈

  阜阳科技工程学校附近有一排瓦房,藏在一段泥泞崎岖的小路后面,陈符南租住的房子就在那里。

  这是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房子,斑驳的墙上能看见青砖。头顶一个电灯泡,只用简单的两根绳子串起来悬挂在空中,床、桌子、板凳,这是全部的家具。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正对着陈符南母亲符俊华的一台崭新台扇。“这是邻居王奶奶给了我100块钱,让我买的。”陈符南说。

  21岁的陈符南出生在界首市新马集镇王楼行政村,母亲天生肢体和智力残疾,比他大两岁的哥哥跟妈妈一样智力残疾,发病时总会离家出走,到附近的乡镇流浪……他家是村里建档立卡的贫困户。

  从懂事起,陈符南就跟着爸爸一起照顾妈妈和哥哥。虽然清苦,但也幸福。2014年,一切发生了改变。当年,陈符南面临中考,可是5月份爸爸突然病逝,哥哥再次出走,家里只剩下他和妈妈。

  带母亲上学

  捡瓶子贴补生活

  强忍悲痛,陈符南参加了中考,并被阜阳科技工程学校录取。看着生活不能自理的妈妈,陈符南作出一个决定:带着妈妈去上学。

  这个决定,意味着陈符南要过上“大忙人”的生活:早上6点起床,时间以分钟计算,洗漱、烧水、煮饭、扫地,然后服侍妈妈上厕所、洗脸、吃饭;一切妥当后,他匆忙扒几口饭,小跑着奔向学校……把母亲从乡下带到界首市区学校旁的出租房后,这就是他每天的“规定动作”。

  “我走路一直很快,因为时间就是金钱。”陈符南说,课余时间,他会努力搜寻同学们随手丢弃的饮料瓶。“这个能卖钱!没啥不好意思的,我从来没喝过饮料,都是喝白开水。”同学们送来水,他不在意地挥挥手,像是在说件很小的事。

  家里有低保补助,他再捡些瓶子补贴,这几年的生活就靠这些。

  陈符南在一书本的空白处,写了很多如“皇天不负有心人”、“心在梦在希望在”等励志话语。

  在班主任范骥的眼里,陈符南是个开朗又敏感的孩子。“家里的事,他从不对人倾诉。”

  报名参军

  好心人帮他安顿母亲

  今年毕业,原本陈符南有个到南京工作的机会,每个月工资三四千元,但被他拒绝了。“他说,他去了没人照顾妈妈。”范骥说,后来,陈符南决定参军入伍后,唯一担心的也是妈妈。

  得知陈符南的事后,当地的企业家张好礼伸出了援手。

  张好礼告诉记者,他已经联系了界首一家敬老院,陈符南母亲吃饭、住宿、医疗的费用都由他来负责,连衣服、被褥都买新的。“我只有一个要求,陈符南在部队要好好干,争取考军校。”“好!”陈符南重重点头。

  新马集镇副镇长张军介绍,村里为陈符南一家三口办了低保,而且给符俊华办了残疾补贴。“目前镇里拨了2万元的危房改造补助金,翻新陈符南家的老房。陈符南去当兵毫无后顾之忧了。”

  8月5日,陈符南接受了征兵体检,体检通过,随后他将接受政治考核。

  采访中,陈符南对记者说:“最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他坚信,只要努力,一切困难都能克服。

  (责任编辑 何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