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制谢师宴成新风“AA”制谢师宴成新风

  由于受部分传统习俗和观念影响,社会存在一些对婚丧嫁娶大操大办、竞相攀比的现象。现象中凸显的铺张浪费等陈规陋习,败坏了社会风气,造成了社会财富的浪费。这些社会歪风严重影响了百姓的日常生活和人际关系,也阻碍了社会的文明进程。

  今天起,本报开设“文明新风润江淮”专栏。弘扬文明新风,需要一定的政策规范,更需要百姓的坚持和自觉。只有人人都行动起来,摒弃这些陋习,选择科学文明的生活方式,才能形成科学文明、节俭节约的良好社会风尚。高考刚结束,饱受争议的谢师宴在考后的余燥中“开席”了。省城不少大小餐企借势推出不同价位的谢师宴。昨日,记者走访省城多家餐企发现,有星级酒店推出了上不封顶的谢师宴,推荐菜品有澳洲龙虾、东星斑等奢侈海鲜,一桌算下来高达七八千元。有家长为给孩子谢师恩,豪摆30桌价格不菲的宴席。打着感恩旗号的谢师宴,究竟能吃出什么味儿?社会学专家认为,天价谢师宴吃不出感恩的味道,学生、家长和教师都应该思考:如何让感恩变丰满,让“谢师”回归本质。

  说陋习

  奢侈菜肴上了谢师宴菜单

  昨日记者在省城多家餐企发现,今年合肥的谢师宴整体还是走“亲民路线”,商家设定的餐标在900元至2300元不等。但在个别高端酒店,店方对谢师宴的招待“上不封顶”,推荐菜中甚至有娃娃鱼。

  昨日,记者在徽州大道一家星级酒店探访发现,该酒店高端宴席的主打是价格昂贵的珍奇海鲜,今年推出的谢师宴在价位上不封顶,千元左右的家常菜和近万元的奢侈餐都有。记者从餐饮部点餐区看到,一个个水池内养着各种昂贵的海鲜:东星斑、澳洲龙虾、阿拉斯加蟹等,还看到了鳄鱼和娃娃鱼的身影。对此,该餐饮部负责人称:“鳄鱼都是每周五现杀的,我们这的娃娃鱼有大有小,这两种动物都是谢师宴的推荐菜品,卖得比较好。”

  “娃娃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有的鳄鱼也属国家级保护动物,这两类动物都可以上餐桌?”见记者问,餐饮部负责人称:“我们这的鳄鱼都是繁殖饲养的,娃娃鱼也是,我们有相关繁殖饲养证和经营利用许可证,这么做没有违法。”

  “大一点的娃娃鱼一条要卖到800元,小一点的也要600元左右。”该负责人称,“我们这的鳄鱼肉和阿拉斯加蟹价格差不多,一道菜也得七八百元。”

  该负责人称,这两天来酒店预定宴席的顾客中,有不少是学生家长,“为让孩子谢师恩有面子,有的家长在每桌2000多元的餐标基础上,又加点了澳洲龙虾、东星斑、娃娃鱼等昂贵食材,算下来一桌在七八千元左右。”

  阔气家长大摆30桌

  当日13时许,记者在政务区一家知名连锁酒店探访时,看到一个设有30桌的宴会散场了,不少服务员正在做扫尾工作。该酒店宴会厅负责人告诉记者,请客的是一位高中毕业生的家长,“小伙子今年高考后估分不错,父母高兴,就叫上亲朋好友,请孩子老师庆祝一下。”这位家长点了酒店餐标最高的1888元“金榜题名”宴,没有饮用酒店赠饮的酒水,自带了五粮液、软中华等名烟名酒作陪。

  人走后,谢师宴多个餐桌上的剩菜剩饭还留着余温。一些基围虾、龙虾、甲鱼等菜肴只被宾客动了几筷子,剩了大半。作为压轴菜的老母鸡汤,被服务员原封不动搬下餐桌。几名酒店服务员说,这些残羹冷炙最后只能倒掉,实在太可惜了。

  记者在黄山路、望江路上的两家连锁酒店探访发现,谢师盛宴变“剩宴”的情况并不鲜见。有的学生想餐后打包,反而被父母拒绝了。有的家长告诉记者,谢师宴就图个热乎劲,带一些剩菜剩饭回家,总觉得不太吉利。

  倡新风

  “AA”制谢师宴成主流

  昨日14时许,与记者先期探访的宴席“画风”大不同,省城怀宁路一家知名连锁酒店内,合肥六中的高三毕业生小鲍正将餐桌上最后几块牛排和基围虾打包。当天,他和同班其他50名同学,每人拿出120元,在该酒店设4桌谢师宴。4名各学科的老师成为每桌座上宾,被学生们环绕。言谈说笑间,这饭吃得意犹未尽。多家酒店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的谢师宴,学生组团“AA”制答谢成了主流的付费方式。“老师怕我们花钱,就自带些酒水,加上酒店根据餐标赠送的酒水,同学们没花一分酒水钱。”参宴的学生小刘称,高考结束当天,她和生活委员小赵来到该酒店,定了四桌餐标为1288元/桌的“步步高升”宴。小刘说,这个价位,他和父母都能够接受,老师赴宴也不会感到压力。“师生情很宝贵,我教育孩子要知恩图报,但拒绝浪费。”小鲍的父母说,他和同班绝大多数家长都支持孩子们通过“AA”制宴请。“一千多元的宴席,我们吃得很真实、很知足。”赴宴的孙老师说,饭后,他们还提醒学生们践行光盘行动,将剩菜打包,上了最后一堂“道德课”。“我希望将来能和自己的学生,在高中校园一起动手做一次‘升学餐’,那样会更有意义。”孙老师说。

  记者吴洋文/摄

  ■专家评

  高价谢师宴吃不出感恩味

  “谢师宴本应充满温情,谁都不愿意看到,谢师宴沦为金钱堆砌的人情消费,成为铺张浪费的场所。 ”安徽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王云飞告诉记者,尊师重教是我国的传统美德,知恩图报也是文化传统。谢师宴本是学生和家长感谢老师的教育栽培之恩的一场宴请,现在被商家过度炒作。“作为学生和家长,应该懂得,天价谢师宴吃不出感恩的味道。”王云飞说,作为赴宴的人民教师,应当把握尺度,恪守底线,不能让谢师宴成为自己“拉关系”甚至“敛财”的渠道。

  “竞相攀比天价谢师宴,违背了谢师宴的初衷,扭曲着学生的人生观、价值观和消费观。 ”如何不让谢师宴“走味”,王云飞认为,这需要家长、学生、教师、校方及社会的共同努力。作为学校,应规范教师行为,加强学生健康消费观念教育,不鼓励甚至限制老师参与谢师宴。作为

  家长,对待孩子的成绩和考后安排,要多些精神鼓励,少些物质刺激,引导学生树立

  正确的“三观”。作为人民教师,更应该想一想,如何让感恩的载体丰富起来,让“谢师”回归本质。

  (责任编辑 李冬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