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取消惩罚性赔偿,引入过错赔偿制度,公平适用于劳动者和用人单位双方。 ”

  据安徽商报报道 “自己没创过业,怎么能做青年创业者的导师呢?”谈到大学生创业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工商联副主席杨桂生认为,有序引导的“青年导师”制度非常必要,能够有效遏制创业者的盲目性,但是导师必须是有过创业经验的人,而不是现在很多搞资本的人。他同时还提出建议,在劳动法中引入过错赔偿制度,公平适用于劳动者和用人单位双方。

  昨日报到后,杨桂生就在自己的房间内打开电脑修改议案,并接受记者的采访。杨桂生介绍,《劳动合同法》引入了《消费者权益保障法》中惩罚性赔偿制度,并做出极大扩展。比如,用人单位未签书面合同、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未支付经济补偿、违法解除或终止,都将导致惩罚性的双倍赔偿。“惩罚性赔偿以奖励诉讼的方式刺激劳动者通过追究企业责任来获取较高利益,存在巨大的道德风险。诱使部分劳动者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碰瓷’维权,从而产生大量劳动纠纷。”

  因此,杨桂生建议取消惩罚性赔偿,引入过错赔偿制度,公平适用于劳动者和用人单位双方。

  被国家科技部推选为首批“中国火炬计划创业导师”的杨桂生认为,鼓励创业自然是好事,但创业并不是人人都能干的,他牵涉到创业者的视野、资源甚至是精神抗压能力。“我自己是创业过了,所以深有体会,创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作为年轻人,创业是需要去引导、指导的。” 他认为,建立一个完善的“青年创业导师”制度是非常必要的。但是这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导师的选择,“现在的导师往往是搞资本运作的,这里面的道理我们都懂,你本身都不是创业者怎么指导创业者。”他表示,只有创业者才有资格去当创业导师。而如何让这些“时间宝贵”的企业家愿意去花精力来指导,那么相关的鼓励措施必须跟进。

  (责任编辑 赵雪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