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四五月份,合肥街头都会漫天飘舞飞絮,有人说它怡情,有人恼它扫兴,还有市民发起倡议,能否效仿嘉兴为杨树、柳树打“节育针”,实施抑花控“絮”?上午,合肥林业和园林局、安农大专家回应本报,针对杨絮柳絮飞舞目前还没有特别有效的措施。从国内城市的经验看,想从技术上攻克杨絮乱飞的现象暂时还比较困难。不过在合肥杨树占比已经逐年下降。

  烦恼

  絮状物漫天飞舞让人烦

  市民刘先生反映,在金寨路上,路旁枝繁叶茂的杨树枝头上,挂着像葡萄串似的白绒绒的杨絮。风一吹,杨絮纷纷扬扬地飘落着,树下是白蒙蒙一层;不少随风飞絮翻滚结成棉团缠绕在路边绿化带上。道路两旁过往的行人都捂着鼻子行走。

  在元一名城小区,正晾晒衣服的大妈向记者抱怨,这白絮特别烦人,有时候还会飘进家里面,刚洗的衣服晒在阳台上,很快就会被沾上一团团的毛毛。

  行人和住户不胜烦恼,商家也连连抱怨。在南一环某早点铺,正卖早餐的大姐告诉记者,“这些飞舞的杨絮有时候还掉落在锅台上,虽然不脏。但顾客看到了不舒服,影响生意。”

  而更受困扰的是环卫工人,双岗附近的一位环卫工人告诉记者,絮状物清扫难度大,刚扫过的地面马上会落下一层,而且随风到处乱飞……

  困境

  暂无更好人工干预措施

  杨絮柳絮满天飞,有没有制止的办法?

  据介绍,为减少杨树飘絮,我国有部分北方城市也在做着各种尝试和试验,试图用现代科学技术,通过雌雄选种、异株嫁接,生物制剂绝育等方法改变他们的生理特性,消除或减少开花结籽飘絮,经过多年努力,取得了一些“成果”,但这些都是治标不治本,且存在很大的局限性,不能有效推广。

  安徽农业大学胡一民教授回应本报,杨絮柳絮飞舞目前还没有特别有效的措施,“前些年合肥尝试给法梧做绝育手术的方法治理法梧飞絮,成效也不是很明显。”

  “合肥天空絮状物中杨絮和柳絮各半,两种絮状物都没有毒性,市民大可放心出行。”合肥市林业和园林局公园处副处长余明荣告诉记者。据其介绍,杨树和柳树飘絮是自然现象。余明荣说,如今已经是5月中旬,杨树和柳树飘絮也已经进入了尾声。

  现状

  合肥杨树柳树比例适中

  据介绍,除了有絮无污染以外,实际上,杨树为高大乔木,相对其飘絮现象,杨树为城市绿化、市民活动提供了绝对的庇护。

  自2012年以来,合肥就有意识地减少杨树柳树在城市绿化中的比例,丰富绿化树种等,有效控制飞絮不成灾。以杨树为例,从2012年开始合肥已经减少了杨树的栽植,绿化主管部门已经把杨树排除在城市绿化主要树种名录之外,主城区新建绿化项目已基本不再栽植杨树。近四年,合肥大力开展森林城市建设,植树造林100多万亩,基本没有栽植杨树,全市绿化中杨树比例呈逐年下降趋势。

  “目前庐阳区正计划对北一环道路绿化提升中,准备对部分长势不良的杨树进行淘汰,更换为桂花和榉树。”据介绍,合肥还部分淘汰了建成区杨树。近几年,在城市道路、公园的改造中,一些区的绿化主管部门对部分立地条件差,长势不良的杨树进行了有计划的更换,有的对道路上老死杨树也尽量补种其他树种,如因城市扩展,新城区建设中也砍伐了一些过熟杨树,改种其他树种。像滨湖森林公园这样在城郊大片保留完整的杨树林已不多见。

  此外, 记者了解到,城市绿化中,合肥还将更多地采用“乡土树种”,形成合肥的城市绿化特点。香樟、广玉兰、国槐、悬铃木、女贞,都将取代杨树柳树成为合肥新的特色景观和风格。

  ■相关链接

  杨絮漫天飞如何防过敏

  杨絮柳絮本身对人体并无危害,但对易过敏的人还是会有影响,建议有过敏体质的人最近尽量少去柳絮和花粉集中的场所。外出时最好戴上帽子、眼镜和口罩,穿长袖衣裤。回家前,清除干净身上的柳絮残留物。需要长时间在室外停留的话,不妨围上纱巾。如果出现过敏反应,一定不要挠,先用水冷敷,如果皮肤红肿和瘙痒症状还未缓解的话,及时到医院就诊,可以口服或涂抹抗过敏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