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陵铁拐宋墓丝织衣物薄如蝉翼 入选“十大考古新发现”初评精美的双层丝质衣物
南陵铁拐宋墓丝织衣物薄如蝉翼 入选“十大考古新发现”初评房院模型
南陵铁拐宋墓丝织衣物薄如蝉翼 入选“十大考古新发现”初评惟妙惟肖的伎乐俑

  薄如蝉翼的双层丝织上衣、散发着奇异香味的棺室、造型多样的木制家具组合、惟妙惟肖的各式木俑以及墓葬主儿子显赫的身世,都让南陵铁拐宋墓有足 够的分量吸引众人的眼球。国家文物局日前公布的“2014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初评结果中,安徽南陵铁拐宋墓和安徽繁昌窑址均名列其中。

  墓葬散发出奇异香气

  去年6月,南陵县弋江镇奚滩村铁拐组在进行土地平整时发现了两座古墓。经过紧张清理和发掘,两座相隔约1米的竖穴土坑灌浆重棺墓逐渐显露。让考古人员惊奇的是,一座密封完好的棺木打开后,里面不仅随葬品丰富,而且棺室内还散发出浓烈的香气。

  负责墓葬发掘的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张辉介绍,这两座墓葬建造方法均采取先挖竖穴、整平后,底面刷浆加固,堆入石灰层以防潮,加铺青砖,置棺放入器 物后盖合,随之灌入糯米浆、石子、石灰混合形成保护层,最后封土成型。此类灌浆墓葬自宋代以后在我国南方地区,特别是长江下游地区多有发现,形制特殊,密 封性强,往往用松脂、香料填充棺椁之间。墓葬中散发出的香气,应该是棺木中的香料味道。

  首次发现“组合家具”

  张辉告诉记者,2号墓在发掘中发现两个盗洞,经清理发现这是座异穴合葬,均为双棺。因遭遇盗掘,墓室内除了十几件青白瓷用品外,没有其他发现。 而在一米之隔的1号墓,各种精美随葬品一一呈现。在外棺和内棺的棺头位置,一个三层的木架上,上层摆放着精美的碗、碟、盆等锡器。二层则摆放着轿、轿夫、 伎乐女俑、奉食俑和疑似玩杂耍的男俑。这些木俑个个惟妙惟肖,神态各异。架子和棺之间,则摆放着各种家具模型,椅子、盆架、床、足榻……而且,在内棺周 边,还发现有13个木板俑。张辉介绍,从造型来判断,其中的12个应是代表地支12神,另外一个造型另类的则属引路神。

  打开内棺,尸首虽已腐化,但骨架保存完整,衣服不少于三层。头饰有步摇、金簪、金钗、水晶珠、耳环和梳篦等。手臂带缠钏,腹部压串钱,小腿后侧存有帔坠,足穿绣花鞋,十分华贵。

  系翰林学士厚葬父祖

  如此高规格的墓葬,墓主一定身份不凡。但让考古人员头疼的是,仅在1号墓外棺发现一个上书“安康郡君管氏之柩”的旌铭,因为没有发现印章之类的 文物,所以墓主身份还是个谜。就在考古人员一筹莫展之际,在两个墓葬附近发现的两个墓志铭一下解开了其中的谜团。经过两块墓志铭的详细描述,原来保存完好 的一号墓的“安康郡君管氏”是徐勣母亲的墓葬。二号墓则是徐勣父亲和祖母的合葬墓。

  说到这,可能很多人要问:徐勣是何许人也?张辉说,通过其父母及祖母墓葬的精美程度以及墓葬旌铭上的文字,我们推断徐勣肯定是个为官之人,因为 宋代女子封号是随家中为官之人的级别而封。通过查阅宋史,还真查到《徐勣传》。据《宋史·徐勣传》记载,至少是四品官员的徐勣,一家原本在徽州,后沿青弋 江而下。元祐二年,任广德军地方长官,徐勣将元祐元年死去的父亲徐用和治平二年去世的奶奶程氏一起埋葬在现在的二号墓,此次安葬属于二次葬。至于为何徐勣 要将父亲死后两年才下葬?考古人员认为:可能和风水有关。

  千年丝质物薄如蝉翼

  此次墓葬出土的200多件珍贵文物中,最让人叫绝的当数墓葬中出土的众多丝织物,因为这些丝织物,不仅是我国宋代墓葬中出土最多的,而且一些衣物虽然在地下历经千年,但因墓葬密封严密,保存完好。

  张辉说,墓葬中,除了墓主身上所穿的几层衣物外,在棺内发现四个包裹。包裹内都有衣物、鞋子、针线等。考古人员小心翼翼揭开部分包裹,发现里面 的衣物,一年四季皆具。其中一件薄如蝉翼的双层丝质上衣,不管是工艺还是精美程度都可以和现代的高档丝质物相媲美,而且款式还算得上新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