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成终年49岁,汉中市人。1986年,他为身患绝症的母亲实施“安乐死”,并因此被检察机关以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先后被关押了1年零3个月。1992年被法院宣告无罪释放。

  2000年11月,他被查出患有胃癌并做了手术,2002年11月,癌细胞扩散到他身体其他部位。2003年1月7日,他再次住院治疗,6月7日本报报道了饱受病痛折磨的他要求给自己实施“安乐死”的消息,随后中央电视台、《南方周末》等20多家媒体纷纷关注,再次挑起关于“安乐死”的话题。7月4日,他出院回家,继续维持治疗。8月3日凌晨3时30分,他在痛苦中离开人世。

  “王明成今早3点半走了……”昨日早晨,记者接到王明成妻子吴丽荣的电话后,霎时间脑子一片空白,虽然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但听起来依然不亚于一声惊雷。记者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雨下得正大,两个月来和王明成之间的接触也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病危自愿“安乐死”

今年6月6日,王明成突然从西安交通大学第二医院肿瘤科打来热线电话,说自己要求“安乐死”。 这是一个熟悉的名字,2001年4月,记者采访西安9名尿毒症患者要求“安乐死”时,曾经接触过王明成的案子,虽然没见过王明成,但对他的事情有所了解。 当日下午,记者见到了王明成,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眼前的王明成还是消瘦得令人心惊,瘦骨嶙峋的他体重还不到30公斤,腹部肿胀得非常厉害,他躺在病床 上,用虚弱的声音讲述了自己要求“安乐死”的想法———

6月10日,医院,王明成想吃鱼,妻子在电炉上做鱼时露出了难得的笑

王明成今年49岁,汉中市人。2000年11月,他被查出患了胃癌,做了胃部切除四分之三的手术。除了胃癌,他还患有心脏病、乙肝、哮喘、心力衰竭等多种疾病,身体免疫力非常低,加上家庭经济条件的限制,王明成做完胃切除手术后没有再做化疗和放疗。

2002年11月,王明成再次感觉身体不适,脸部和眼部出现了黄斑,他意识到自己的肝脏可能出 现了病变。到医院检查后,发现他腹腔里又有了癌细胞,并已转移到肝脏上。2003年1月7日,他再次住院治疗。王明成说,由于体质太差,他知道自己的病肯 定治不好。2月4日,他向医院提出“安乐死”的要求,医院则答复:根本不可能。

半年的治疗过去了,王明成的病情在持续恶化,甚至出现了肝昏迷现象,巨大的疼痛令他不堪忍受,而止疼药吃到最大限量也不起作用,只有注射杜冷丁才能减缓疼痛。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想“安乐死”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

6月27日,非典解禁,儿子到医院 看望父亲

当时王明成谈到自己的选择时,显得非常平静,他说,“安乐死”能解除自己的痛苦,还可以无偿捐献自己的角膜、肾脏等器官,家里也不必再花钱进行这种无望的治疗。妻子开始坚决反对他的要求,一提到这个话题就哭个不停,经过他反复劝说,妻子也不反对了。

6月7日,记者再次来到医院时,王明成早上只喝了半碗稀饭,刚刚注射了杜冷丁,疼痛稍微缓解, 但脸色依然十分灰暗。王明成给医院的“安乐死”申请书已经写完,准备等医生查房时交上去,他拿出自己写好的申请给记者看,申请上讲述了被疾病折磨的痛苦和 家里拮据的情况,表达了要求“安乐死”的愿望。

王明成的妻子几乎每天都在医院陪护丈夫,一提起丈夫的病情和“安乐死”的要求,她就忍不住哭 泣。她说,医院已下了两次病危通知,当时的王明成也意识到自己生命垂危。为了止疼,现在医生给他注射杜冷丁时,已不考虑药物的依赖性和对身体的损害了。他 们有一个儿子正在读大学,非典时期,学校不准学生离校,她当然真怕儿子见不上丈夫最后一面。

随后医院宣传部部长刘铨向记者表示,在国家没有立法的情况下,医院不可能为王明成实施“安乐 死”。这个话,当时谁也没有向王明成当面转达,但是他通过本报报道还是知道了。王明成一度沉默了,但不久就向记者表示,他还保留“安乐死”的请求,即使不 能在他身上实行,但他愿意以自己的生命为“安乐死”做一次呼吁。

王明成的“安乐死”请求就这样被搁置了。

17年前帮母亲“安乐死”

6月30日,护士来输液,王明成难得露出笑容

王明成的“安乐死”请求之所以被如此关注,在于他有一个特殊的身份———我国首例“安乐死”案 的犯罪嫌疑人。虽然最终王明成和当事医生蒲连升被无罪释放,但这件事影响极大,不仅是心理上,而且是身体上,可以说现在王明成的状况和心态与那件案子有着 极为密切的关系。在记者与王明成的多次交谈中,他反复提到这一点。

1984年10月,王明成的母亲夏素文被医院诊断为:肝硬变腹水。1986年初,夏病情加重, 腹胀伴严重腹水,多次昏迷。当年6月23日,夏病危,王明成与其大姐、二姐、妹妹一起将其母送往汉中市传染病医院治疗,被医院诊断为“肝硬变腹水”。入院 当日,医院就给患者家属发了病危通知书,后经常规治疗,症状稍有缓解,但夏仍感到疼痛难忍,喊叫想死。

6月25日上午,王明成和其妹向主管医生蒲连升询问其母病情,蒲连升说治疗无望,并向他们介绍 了国外使用“安乐死”的情况。王明成问该院院长其母是否还有救,院长摇了一下头说:“病人已是晚期,现在不行了。”王明成说:“既然我妈的病没有救,能不 能采取措施,让她免受痛苦。”院长说:“不行,在国外,对绝症可以进行所谓‘安乐死’,但我国没有立法。”王明成再次向院长要求给其母采取“安乐死”,并 就革命人道主义的真正含义与院长进行了辩论,院长仍不同意。

7月4日,王明成离开医院,回家治疗

6月28日上午9时左右,王明成及其妹又到蒲连升的办公室,要求给夏素文实施“安乐死”,蒲连 升先是不同意,后因王明成和其妹一再要求,并表示愿意承担一切责任,蒲连升便先给夏素文办理了出院手续(实际未出院),后给夏素文开了100毫克复方冬眠 灵处方一张,在处方上注明“家属要求‘安乐死’”,并让王明成也在处方上签了名。当日下午1时至3时,王明成和其妹见母亲未死,两次去医生办公室找值班医 生李某,李某去病房看了夏素文后,又开了100毫克复方冬眠灵,由值班护士作了注射。夏素文在6月29日凌晨5时死去,她的4名子女将其安葬。

涉嫌故意杀人被起诉

夏素文死亡后,王明成的大姐、二姐为了让医院赔偿其母的医疗费用和埋葬费用找了院长,院长让她 们向检察机关控告。7月3日,两人向汉中市公安局、检察院控告蒲连升故意杀人。汉中市公安局遂对此案立案侦查,并于9月20日以故意杀人罪将蒲连升、医生 李某、王明成及其妹4人收容审查。王明成的两个姐姐见其弟和其妹被收审,颇感后悔,多次要求撤诉,但公安和检察机关以此案属于公诉案件为由拒绝了。同年 12月20日,公安机关对4名被告人解除收审,转为取保候审。

1987年3月31日,汉中地区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对夏素文的死因作了鉴定,鉴定认为:夏素文 的死因与病变本身和冬眠灵的作用两者兼有,其中冬眠灵则更快促进了病人的死亡。汉中市公安局据此鉴定对蒲连升、王明成等4人以故意杀人罪向市人民检察院提 请逮捕。汉中市检察院于同年9月以故意杀人罪将蒲连升、王明成批准逮捕,并于1988年2月8日向汉中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对另外两人则免于起诉。

此案经媒体披露后,当时在全国形成了第一次“安乐死”讨论的高潮。当时担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 任建新同志批示:此案要公开审理。1988年9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给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电话批示:“汉中市人民法院受理的蒲连升杀人案,经最高 人民法院讨论决定:1、对蒲、王二人立即将原逮捕强制关押措施改为取保候审;2、鉴于本案是一个新的类型,法律尚未规定,需慎重处理。请在一审宣判处理之 前将处理意见呈报我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也同意上述意见。”次日,汉中市人民法院给蒲、王二人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

7月30日,记者最后一次见到王明成

汉中市人民法院于1990年3月15日至17日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审理。一审开庭审理后,按照最 高法院的指示,汉中市人民法院于1990年3月28日写出审理报告,汉中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于1990年3月28日写出审理报告,省法院于1990年8月7 日给最高人民法院写了报告,最高人民法院于1991年2月28日批复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你院请示的蒲连升、王明成故意杀人一案,经高法讨论认为,‘安 乐死’的定性问题有待立法解决,就本案的具体情节,不提‘安乐死’问题,可以依照刑法第十条的规定,对蒲、王的行为不做犯罪处理。”

1991年4月6日,汉中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王明成在其母夏素文病危难愈的情况 下,产生并且再三要求主治医生蒲连升为其母注射药物,让其无痛苦地死去,其行为显属剥夺其母生命权利的故意行为,但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蒲连升在王明成的再三要求下,同其他医生先后向重危病人夏素文注射促进死亡的药物,对夏的死亡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其行为已属剥夺公民生命权利的故 意行为,但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构成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条,宣告蒲连升、王明成二人无罪。”一审判决后,汉中市人民检察院对一审 判决两名被告行为不构成犯罪提起抗诉;蒲连升和王明成则对一审判决认定其行为属于违法行为不服提起上诉。汉中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于1992年3月25日二审 裁定:驳回汉中市人民检察院的抗诉和蒲连升、王明成的上诉;维持汉中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

时隔几十年,王明成依然很难释怀。他先被关押了3个月后被释放,之后王明成就回到西安的厂里上 班,1990年,他正在上班期间,汉中警方突然来人到厂里重新给他戴上手铐,带往汉中关押,前后加起来他一共被关押了1年零3个月。被无罪释放后不久,王 明成就被检查出患了结核性胸膜炎,王明成认为这与自己的牢狱生活关系极大。更糟糕的是,他从监狱回到厂里后,原来的工作也失去了,只好在家呆着,一直到离 开人世。记者问他,当时法院已经判决你无罪了,你怎么还要上诉?王明成说,我本来就无罪,我给我母亲实施“安乐死”没有错!法院虽然判我无罪,但还是认定 我是违法行为,不过情节轻微罢了。王明成对“安乐死”的信念,可谓一贯到底,近20年来没有丝毫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