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凤阳国税局开证明为落马贪官“求情”

  日前,持续了4年之久的凤阳县国税局系列贪腐案落下帷幕。凤阳县国税局大庙分局原局长乔伟因犯受贿罪获刑10年,总铺分局原局长巨世耀获刑5年。在法院审理过程中,凤阳县国税局曾专门开具证明,表扬他们平时工作突出,希望法院从轻处罚。
凤阳国税局开证明为落马贪官“求情”

凤阳国税局开证明是不让家属心寒

凤阳县国税局在对乔伟工作表现的鉴定中,证明乔伟平时工作表现突出。而在对巨世耀的证明中,凤阳县国税局称巨世耀平时表现较好,记三等功一次,并连续五年在公务员考核中获优秀等次,他所在总铺分局多次获文明先进单位,建议从轻处罚。

凤阳县国税局局长熊道君证实,该局确实为两人开具证明,但本意并非为两人开脱。熊道君表示,能理解家属的心情,开证明主要是不想让家属觉得单位没有人情味,让他们心寒。但他们的想法可能过于简单了,认为单位证明可以帮助减轻处罚。[详细]

一纸证明能奏效吗?

金树芳受审

安徽两月出现三起“单位为官员求情”事件

今年10月9日上午,安徽省农委农业产业化指导处原处长金树芳涉嫌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金树芳被检方指控涉案达1000多万元。该案公开审理期间,其单位开具证明,称其工作尽心尽力。
11月4日上午,原中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市政工程分公司总经理潘国华涉嫌贪污受贿一案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庭审时潘国华的律师提到潘国华工作兢兢业业,其单位也为其出具了要求从轻处罚的书面请求。
11月下旬,滁州市中院作出终审裁定,分别判处原凤阳县国税局干部乔伟和巨世耀有期徒刑10年、5年。值得一提的是,两人落马后,凤阳县国税局专门开具证明,称乔伟工作突出;巨世耀平时表现较好,记三等功一次,并连续五年在公务员考核中获优秀等次,他所在总铺分局多次获文明先进单位,建议从轻处罚。 [详细]

“单位求情证明”对量刑几乎没影响

安徽泸州律师事务所张亚律师认为,即便单位的证明开得天花乱坠,对法院酌定量刑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的。通常犯罪嫌疑人有重大立功、自首表现时,法院才会酌定从轻处罚,并且酌定的范围不会超过总量刑的10%。与这些情节相比,单位“求情”的影响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单位求情证明”是人情还是滥权?

官员涉腐单位求情影响单位公信力

单位出于人情考虑为贪官求情

单位出于人情考虑,不仅为贪官求情,还出具证明,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凤阳国税局局长熊道君对开证明一事表示,能理解家属的心情,开证明主要是不想让家属觉得单位没有人情味,让他们心寒。但他们的想法可能过于简单了,认为单位证明可以帮助减轻处罚。我们认为,功过不相抵,即便开了证明,也不可能影响到法院判决。

利用公权开脱讲情有滥用职权之嫌

当凤阳国税局为下级分局局长出具求情证明之时,也意味着向社会“出具”了一纸如何对待腐败行为的鉴定书。人民网安徽频道舆情监测研究中心认为,在目前的社会环境和司法环境下,凤阳县国税局以所谓好人心态为贪官求情的行为并不合适。倘若“求情证明”一旦公开,招致的就会是沸反盈天的舆论压力,那么这份证明就断然不会如此轻易地开出。

单位为贪官求情严重影响单位公信力

安徽大学法学院徐玮学博士认为,公众对待此类事件应当一分为二去看,官员涉嫌犯罪,但也不能否定他的一切,或许他在单位的确表现良好,成绩卓著。单位出于人情考虑,不仅为其求情,还出具假证明。虽然法院没有追究单位的责任,但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单位为一个贪官开证明,会让公众对单位公信力产生质疑,为一个贪官开假证明,则要付出巨大的行政代价。
  
  @青岛晚报:为什么中央巡视组忽视了国税局。这个衙门可是和公检法国地税并列着呢?重要性众所周知,但是不是真干净,却是鲜有人知。
  @绳木先生:害怕供出自己才会为贪官求情。过去的表现只是伪装,严查说情者,挖出窝案!
  @徐玮学:对单位而言,为一个贪官开证明,会让公众对单位公信力产生质疑,为一个贪官开假证明,则要付出巨大的行政代价。
电话:65897534
微博私信:@新浪安徽 @安徽身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