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安庆>>正文

一场邂逅 零距离触摸孔城老街

A-A+2014年3月24日19:52新浪旅游评论

  没有水乡小镇的婀娜,更无北方集镇的苍劲,偏居桐城一角的千年古镇孔城是宁静的,碧波荡漾的小河,寂寥而悠长的街巷,古韵犹存的院落,仿如远离尘嚣。

老街印象老街印象

  近水者必盛,孔城也一样,它之所以历经千年仍然还保存下来,全是因为一条河的存在。孔城自古以来就是贸易繁荣的水陆码头,邻近地区的产品物资大都集中于此进行交易,也就因水成市、因水成街了。

  想象中的老街,似一个历经风雨,饱经坎坷的老人,在风飘悠、雨飘摇里,抖擞着满是老茧的手,拄着时间的拐杖蹒跚,伫立。老街的历史悠长绵久,相传三国时东吴大将吕蒙在此筑城屯兵。又有传闻春秋时,孔夫子的一支因羡慕这里的风水,便不再前行,在此生息繁衍。传说是难以考证的,不过,这也足以证明这老街很有些年头了。

 孔城老街 孔城老街

  慢慢的走进老街,就如同走进明清时代。随便的走入一家店铺,就感受到一种自然而亲切的朴实。那人文,那古朴,那庄重,那悠悠清韵的格调,真正的让心情释然。就着临街的小店铺,买上一盒香烟,再点着,吸上一口,然后缓缓的让烟飘逸出,那烟随着老街的节奏慢慢散开。就着缕缕青烟,眼睛会不经意中发现,隔壁的篾匠铺中那老篾匠正聚精会神的编织着他的梦想,手中的竹篮经他灵巧之手的运作刹那间就变得有模有样。很小的时候,我见过很多这样的工匠,那个时候我对他们有着由衷的佩服,但现在有此手艺的篾匠已经不多见了。

 李鸿章钱庄 李鸿章钱庄

  青烟在漫游,眼睛也在顾盼。不留神,我又被不远处阴暗的铁匠铺中那打铁的老人所吸引,他赤裸着上身,古铜色的皮肤满是汗珠,在熊熊炉火的映照下,闪着晶莹的光。离此店铺不远,有几个老人在一处商店里漫不经心的打着纸牌,旁边围着的老奶奶怀抱着孙儿在一边指指点点,引来老头儿的嗔怪声。隔壁做着缝纫的老头听着响动,时不时的把头抬起张望。有人虚掩着门,从漏出来的缝里打量着。那挑担子的老农更是把沉重的担子放在一旁。侧过身子憨厚的望着。

  老街的很多人家都养着很多的花草,我走过的几家,那幽深古朴的庭院,都很幸福的种养着花草,花草在古朴自然清悠里,也浸润着历史的味道。

老街余晖老街余晖

  来得不是时候。早餐时不怀好意的留了点余地,就是为着品尝老街别具风味的米饺,可现在却成了空。老街米饺享有盛名,它油而不腻,清香爽口。我早先在一同事家吃过,对它有着极其的好感。当我随清淡的烟将眼睛瞄进早点铺时,却发现这里早已经打烊了。主人在一旁忙碌的清洗。主人告诉我,明早早点来吧!

  桐乡书院在哪?无须问别人,脚步轻轻的一挪。那空无一人的书院就出现于眼前。它在老街的中街,进入其内,我没有听到朗朗的读书声,也没有见到坐于书桌前的学童,那穿着长袍的先生也不知道到哪里去钻研学问去了。

  世事变迁,时光转换。也许老街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昔日的老街,已不复有当年的繁华。站在老街,零距离的接触。深感老街的举步维艰,老街在现代化里,在世俗的眼里,在钢筋水泥建筑里局促的呼吸着,在时间的流逝里逐步的消耗自己的血液,而就是这样的境地,它还忘不了尽自己最后的一份力向关注着的人们展示自己的丰姿。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