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安庆>要闻>正文

官员感叹过年难:今年自己掏钱买水果

A-A+2014年2月11日17:50海外网评论

  海外网2月11日综合报道 据新华视点官方微博报道,【某副局长:今年自己掏钱买水果】苏北某市一副局长“诉苦”道:“往年过年,除了包红包,家里什么时候动过现金?购物卡用不完,吃的喝的用的,储藏室都摆不下,给家里亲戚分分都还吃不完。今年不说别的,连水果都是自己买的。”

  公务员:以前过年东西吃不完 今年觉得备饭都费钱

  据华商报报道,50岁的王先生,是省上某厅一名副厅级领导的司机,往年每到春节,家里就成了仓库,一箱箱的水果、蔬菜、精品肉、饮料、海鲜、白酒,甚至包括爆竹、灯笼、福字等等,凡是春节用得到的,他都大箱小包搬回家,不仅如此,就连父母家春节期间的各种吃喝也几乎都不用买,全靠王先生往家拿。

  原来,这些大多是厅领导收到的“春节贺礼”,市上的、区上的局长、副局长们,逢年过节谁还不得拿点特产或者年货,给厅领导“拜年”,每年过年前,王先生的汽车后备箱总是塞得满满的,可厅领导根本要不了这么多年货,往往就送给王先生了,往年王先生和父母家里的年货,足足能吃一两个月。

  而今年,王先生家里几乎一箱礼都没有搬回来,大年三十的年夜饭上,王先生发起了“牢骚”,“以前过年时,我家阳台一箱箱年货堆得能绊倒人,今年过年你去看看,阳台上干干净净的。以前爆竹至少得搬回来两三箱,这还不算人家送的一盘盘‘大地红’,今年我是一个二踢脚都没放。”王先生说,“没人给厅领导送了,单位也不发了,我就是吃个苹果都得自己买。”

  往年腊月二十七八,王先生还得开着车把厅领导和他的家属,连同整整一后备箱的年货,送回外县老家,“既然到了人家家,厅领导又热情招待,总得留一晚吃个饭,咋说不得喝个半斤八两,还得给厅领导家的老人孩子送上几个红包,这红包包少了吧,拿不出手,包多了吧,咱又吃不消。”

  今年大年三十不放假,厅领导留在西安过年没回老家,王先生也“偷着乐”,“不用跑长途接送领导,也不用给厅领导家拜年了,虽说少了不少年货,但我们能踏实过个年,厅领导也清闲了。”

  不仅如此,王先生家所在的政府单位小区,住的多是机关工作人员,每年年后小区的垃圾箱周围,各种包装箱、燃放过的礼花桶能堆成山,小区的保洁员每天卖废品就能卖几百元,而今年小区里不仅放炮的人非常少,垃圾桶周围也干干净净的。在记者的采访中,不少公务员都感慨,“这是这些年来,过的‘最花钱’的一个年,但也是‘最省心’的一个年。”

  湖南官员谈过年:钱难发礼难送还要值班

  春节前,湖南森林火险拉响“红色警报”。全省仅今年1月发生的森林火灾就超过90起。春节假期,森林防火成为我省基层干部的头等大事。

  今年大年初一,湘南某镇人大主席祝永刚和同事们在山上度过,直至火势扑灭。

  “这段时间,我想拜年都没时间。”汝城县集益乡乡长黄晓文说,春节期间他和党委书记一直轮流到乡村值班,“县里要求,乡镇负责人去县里之外的地方,得经过县委书记或县长批准。”据了解,因为发生火灾,汝城县前段时间有三个乡镇的主要负责人被停职处理。

  从大年初一起,汝城县泉水镇分管林业工作的武装部长李华光就和同事们一起,开着一辆面包车到各村巡逻。车前装了一个大喇叭,不停播放已录好的森林防火宣传内容。这段时间,村民燃放烟花鞭炮或春耕前“炼山”,都有可能成为火灾之源。

  “田间地头一发现火苗,我们就得去扑灭。”穿着一身迷彩服的李华光说,春节期间,镇里干部分成了三组,“每天有20多人值班。”

  永兴县乡镇干部的春节假期“基本上被取消”。龙形市乡纪委书记王继雄说,除了大年三十晚上和年初一,干部职工都被要求到岗上班,但往年“不像今年这样,过个年都提心吊胆。”

  大年初七,永兴县境内出现降雨,绷着弦的县乡干部松了口气。王继雄请假回家,美美地睡了一觉。当晚,他和妻子来到岳母娘家,总算拜了个“迟年”。

  公务员承认单位偷发万元奖金 称过年不能太寒酸

  腊月二十八,春节气氛渐浓。郴州资兴市汤溪镇政府的干部职工还没领到绩效考核奖。往年这个时候,大伙都放假回家了。今年必须坚守到大年三十。

  放假前,该镇人大主席钟阳军终于收到手机短信提示:工资卡打入了绩效考核奖4000元——与去年相比少了3000多元。“以前还有家属慰问金、上班‘开门红’,现在全没了。”钟阳军说,作为一名有17年工龄的正科干部,他目前每月的工资仅为2810元。

  “与以前相比,今年发的钱差不多少了一半。”郴州汝城县集益乡乡长黄晓文说,往年各乡镇的干部职工一般可拿到八千至一万元的年终绩效奖励和补贴。

  郴州永兴县一名科级干部透露,该县规定年终奖不得超过2600元。“我们单位对外称是发了2400元,实际上也偷偷发了万把块钱。”这名干部诉苦道,现在物价上涨,但每月工资只有两千多元,“过个年也不能太寒酸吧,要不哪个有心思做事?”

  实际上,“空手”回家过年的干部也不少。没领一分奖金的郴州市文广新局副处级干部何燕平感叹“过了个革命年”,“一是单位穷,二是上面要求勤俭节约。”何燕平还介绍,往年回老家过年有公车送,今年则只能搭熟人的便车,“万一被摄像头拍到公车私用,麻烦就大了。”

  年前的中央禁令,令不少公务员埋怨“干部难当”。“早知这样,还不如当年下海了。”汝城县商务局副局长夏晖叹道,“现在年纪不上不下,只能端着这碗饭老老实实做事。”

  一名在基层干了20多年的乡干部建议,控制公务员收入不宜“一刀切”,“对于手中有权的领导干部,加强监督很重要。但对于我们一线的普通干部职工,还是要有一定的收入保障。”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